诗歌频道
现代诗歌古词风韵同题诗歌禅心诗意谈诗论道儿童诗歌爱情诗歌原创歌词
散文频道
原创美文乡土夜话都市情感拟物抒情写人记事新散文
中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中篇小说童话寓言传奇故事创作杂谈文学评论
长篇小说
现代小说爱情小说青春校园都市言情故事新编微型小说
杂文评论
不吐不快社会万象作家作品百家杂谈文学批评电影评论
思想随笔
散文随笔读书笔记抒情散文思想随笔人生百味感悟生活
书画长廊
国画天地书法作品名家风采创新园地书画杂谈创作日志
工艺展厅
民间雕塑手工艺鉴赏瓷器玉石设计作品传统工艺手工制作英文句子个性手写
小作家频道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高考作文优秀作文
发表

微微早春 若轻寒

作者:水云魅影  发表时间:2017-05-07
  春水开始流淌,寒风依旧凛冽,我像一只在洞穴里蛰伏太久的小动物,好象已经习惯了在黑暗的巢穴里蜷缩,可是,或许它们在蛰伏许久后会为重新面对自然,迎接光明而惊喜无比,它们的心情也一定的恬淡,自在的。

  

  当阳光暖暖的味道,被我嗅到,当树枝努力的抽芽声,被我听到;当大地上‘草色遥看近却无’的妙景,被我捕捉到。我知道春天真实的来临了,我却没有丝毫的欣喜,对于我而言,灿烂的阳光,明丽的季节会更加凸现出我的阴郁与落寞,让我有无处可藏身的恐惧。

  大前天,小N告诉我,小M死了,今天,小N告诉我,小B要结婚了,我木讷的站着。

  很小的时候,我很喜欢淋雨的,隔壁家的哥哥总是和我一块在雨里,可是,不知道在什么时间,他不见了,等我看见的时候,他已经瘦干的身躯,像一棵枯树。我是央求妈妈带着我去医院的,最后的时候,看见的就只是白白的被单完完整整的。最初的死亡影象,就是睡着了,悄悄的走开。因为妈妈也说,哥哥走了,去了另一个地方。我在上高二那年,亲眼看见医生几乎用很残酷的方式来拯救同桌的父亲,可是最终,他也没能醒过来,我那时也知道,原来人死,并非是安静的睡着,是在一种折磨和揪心的痛苦中,很不甘心的带走的。生命就这样幻化陆离着,每个人在鲜活的时候,又有什么必要对生存着的某件事情欣喜若狂!

  我是从什么时间开始,对与任何一件事情都不抱太大的幻想,也不惋惜,不关注的,我又能做些什么。

  不要相思如海深,不要离恨如青天。

  对于已经离开或者即将离世的人,有让他安心,顺心…我轻轻的叹气。

  懒散着走到家门口,母亲果然站在门口呆呆的看着我,突然忍不住,泪涌动着,滴下落在了地面上,我转身忍住不让自己回头,可是,走出好远还是回头,看见母亲的身影,泪又流了好久。不由的于心底庆贺,原来自己还未彻底麻木,转念之间也觉得自己有点矫情和柔弱了。抬头望望天空,灰蒙蒙的,如蒙尘的我的心绪。那种暗淡的色调毫无边际的宣泄,让我不忍再多看,害怕这样的灰暗,会将我心底那点苟存的丁点鲜活也毫不留情的吞并了去。甩开双腿我拼命奔跑,想拼命地将什么东西扔出去,我扔出去,也扔了,除了我本身,我根本一无所有。

  

  眼前有一辆两的大卡车飞驰而过,也飞驰着从我的心头一次次碾过,当它疾驰着从我身边过去,我盯住,定定的看,心里的什么如同被揪住提了起来。我忍住,屏住呼吸,心里像将能揪出的些须,都救起吧,让我以后清晰的面对生命的酣畅淋漓,哭哭闹闹的也像别人一般。

  车子仍旧是来来去去的,看着我忽然也想与之亲密接触,我能否幻化成为美丽的蝴蝶,轻盈,娇小,不由的我又冷冷的笑,带着浓重的自嘲,我的生命尽管是阴郁的,可是只要存活着,我还能够表达,能够思维,即使我是真的想和命运宣战,也不该选择这样的方式,何况我根本就不曾想做任何的挣扎和努力,我只是就想平平静静的走完我的一生,好好的守着自己的父母。看来我是个很怕死的家伙,如果我走的时候一定是会痛苦着挣扎好久的。

  

  远远的,我看见小表弟向我这边跑过来。他用自己的小手勾住我的小指,怔怔地望着我,看着他眨巴的黑眼睛,我竟然有一种深刻的感动被唤醒。人在痛苦的时候,根本就不许要什么鼓励,轻微的一个眼神,足足够了。

  走在马路上,弟弟诡秘的笑,我有点茫然失措。问他为什么,他悄悄的靠近我说:“姐姐,你失恋了吧。”一时间,我竟然哭笑不得,欲辩无词。在不置可否中,我刮一下他的小鼻子。

  对于这样的小孩子,我难道还要一本正经的告诉他,人的情感纷繁而复杂,对于爱情在强大的生命路途中间,充当的也只是某段苍白或者荒凉吗?

  远处,一阵风吹来,我结实的打个寒噤,原来冬天还未完全撤离。

  (于04年春修改于06年)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