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频道
现代诗歌古词风韵同题诗歌禅心诗意谈诗论道儿童诗歌爱情诗歌原创歌词
散文频道
原创美文乡土夜话都市情感拟物抒情写人记事新散文
中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中篇小说童话寓言传奇故事创作杂谈文学评论
长篇小说
现代小说爱情小说青春校园都市言情故事新编微型小说
杂文评论
不吐不快社会万象作家作品百家杂谈文学批评电影评论
思想随笔
散文随笔读书笔记抒情散文思想随笔人生百味感悟生活
书画长廊
国画天地书法作品名家风采创新园地书画杂谈创作日志
工艺展厅
民间雕塑手工艺鉴赏瓷器玉石设计作品传统工艺手工制作英文句子个性手写
小作家频道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高考作文优秀作文
发表

水云魅影丨消息

作者:水云魅影  发表时间:2017-07-16
  1

  李凝香疯了。

  在四月的第一个清晨。

  手机里静静的躺着小骚发来的一句信息。

  我一愣。仿佛看见凝香一身白布披头散发,如同若干年前半夜站在我床前的样儿。

  那时,刚毕业的我俩,每次面试失败,就会拿着转笔刀把一根根铅笔削短,在无端耗费铅笔生命的光阴里发泄我们进不了报社的抑郁。

  2

  李凝香把一百根铅笔削出最后一截时,拿起手里看不见笔头的笔,写出一行字:

  命运手里的各种玩物

  不管你降临骑着单车

  还是披着羊皮

  走向屠宰场时

  别告诉人

  你完成了赋予的自己

  五谷杂粮

  赋予的灵气

  是一股气

  你这个过道里

  留不下命运的万分之一

  然后,李凝香放弃了找工作,开始夜以继日的码字。

  3

  那年她24,这个小学时就坚持发表的诗歌的女子。上高中时告诉我,她已经把红楼梦看了12遍。

  李香凝在榕树下码字开始的一个月后,我找到了一份卖保险的工作。一个月1000元。

  我和李香凝兴奋得不得了,从学校搬离,我们在山下的城中村里找了一个小房子。望着已经发黄的墙面我们却庆祝人生的新历程开启。

  我们俩坐了一个小时公交车去市里,找了一家串串香,一百串,四瓶菠萝啤,我们俩的人生梦想就是多挣点钱,可以尽情的在四川的涮锅里随意涮各种菜品。

  4

  热气腾腾的散发着麻辣鲜香的氤氲里,我仿佛看见两个扎着马尾辫对着热气嬉笑,兴奋不能自制的傻孩子。

  谁知道那竟然是我们俩最后的一顿饭。

  一年的光阴里,我的工资交了房租,就所剩无几,为了省钱我搬进了临时宿舍。李香凝花光了最后的私房钱,就踏上了去无锡的列车。她决定去投奔开工厂的表哥。

  刚开始,李香凝还隔三差五给我打电话报喜。后来电话越来越少,直到她给我的电话成了空号,我们就此失去了联系。

  5

  四月的一天,我等待客户,站在大街上。

  我看到一一个拄着双拐的乞讨人,宽大的裤腿向上旋掉着半只腿。

  拄着双拐的手里还举着一个大铁缸子张开嘴,习惯性不说话,用眼神表达渴望。

  我忽然想起了李香凝。

  此时此刻,这个乞讨人跟李香凝根本没有一点关系。可我就是不自觉的想起李香凝。正想的当儿,我收到了小骚发来:李香凝发疯的消息。

  6

  我惊愕在风里。手里握着手机,像是一把刀,想砍下去,却无从下手。

  电话本里有一千多个号码,我却不知道打给谁才能问些确切的消息。

  小骚轻描淡写说是同学群里看到的。具体是谁说的也不清楚。

  我进大学群里,翻看聊天记录。只有三天前,群泛滥的手机内存不足,每天都会来好几次卫生大扫除。谁会保留一周内的记录?小骚打击我。

  我收起手机。就觉得自己成了天地间一条横躺着的信息。毫无声息被一阵热烈的人群拥挤过,然后投入冷寂等着清空聊天记录。

  7

  电话依旧握在手里,那个乞丐从远远一瘸一拐走来,人们像潮水一样在他面前散开又归拢,许多原本走在人行道上的人,早早地将身体本能向人行道抽离到街面上。

  一个乞讨人有点无辜无奈的举着的大铁缸子,张开嘴巴却无能为力闭目。打量他175的身高,戴个破棉帽子,一双眼睛愁然地看着躲开的人群。

  我从兜里掏出一元硬币,想听听硬币投进铁缸子的回声。

  8

  我静静等待着,手里的硬币在手心里渗出汗珠来。等他从我身旁经过,然而他在面对一个个离去的人后,不再向前,突然转了方向向路的另一边走去。

  他将目标盯住了一个正在发广告的大婶,那个大婶已经给我发两次卡片了。大婶头也没抬,我看见她递过去小卡片。我看见他伸出一只手。大婶随机收回卡片调转了身。一只手就那样沧桑在空气中。我仿佛看到乞讨人对城市无奈的眼神。

  不由得我又想起李香凝来。

  记得当初我们还在一起时,和李香凝讨论过乞丐的话题。

  有专业从事乞讨的人群盖起了高楼,小别墅,月收入轻松过完比城市的白领还光鲜亮丽。

  每个苦逼于城市边缘线还完房贷车贷的人,再看到这样的乞讨人时自然会有捂住自己的口袋,哪怕是

  世界上任何奇迹都是千辛万苦努力得来的,首先承认自己的平凡,然后通过千百倍努力弥补平凡。

  如今,乞讨者还在。努力弥补平凡的我还在,一心坚持李香凝还在?

  9

  乞讨者残缺了,李香凝疯了,而我也像个病人一样。

  托小骚打听消息,我就成了等消息的人。

  除了等待,别的还有什么?我一无所知。电话里除了客户,没有一个朋友,同学们自从毕业后再无联系。

  登录邮箱帐号,qq帐号我也早已经忘了密码。除了小骚,我没有其他的同学可用来打探消息。

  李香凝疯了的那条消息一直静静躺在手机里。

  小骚为了找李香凝又把我拉进她及时组建的大学群里。

  有人说李香凝进了传销组织。有人说李香凝进了报社,有人说很多年前就失踪了。群里许多人由寻找李香凝相聚,最后扯东扯西,开始晒老公,夸孩子。而我没有老公可晒,更没有孩子能夸,最终还是寥落退下,每天晚上默默删除聊天信息。

  10

  关于李香凝疯了的消息,没有上文,再也找不到下文。

  关于作者:

  水云魅影:资深策划 影视撰稿人 文学网主编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