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频道
现代诗歌古词风韵同题诗歌禅心诗意谈诗论道儿童诗歌爱情诗歌原创歌词
散文频道
原创美文乡土夜话都市情感拟物抒情写人记事新散文
中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中篇小说童话寓言传奇故事创作杂谈文学评论
长篇小说
现代小说爱情小说青春校园都市言情故事新编微型小说
杂文评论
不吐不快社会万象作家作品百家杂谈文学批评电影评论
思想随笔
散文随笔读书笔记抒情散文思想随笔人生百味感悟生活
书画长廊
国画天地书法作品名家风采创新园地书画杂谈创作日志
工艺展厅
民间雕塑手工艺鉴赏瓷器玉石设计作品传统工艺手工制作英文句子个性手写
小作家频道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高考作文优秀作文
发表

水云魅影丨蓝围巾飘的季节

作者:水云魅影  发表时间:2017-05-07
  蓝围巾飘的季节 文/水云魅影

  第一眼看上那条蓝围巾我就喜欢上了。

  当樱子围着它悄悄出现在我的身后,我随她哈哈的笑声转过头,看见她脖颈环绕着淡淡的柔蓝色,我就觉得它很好看。

  我只是瞅了一眼,若无其事用食指提及一角,“嗯,还不错”。

  樱子闪着灵动的大眼睛,“是围巾不错,还是人不错呀。”我淡然一笑,不再说话。

  天上有一轮圆圆的明月,地上铺着一层厚厚的积雪。

  操场上响亮,清澈的打闹声,嬉戏声回旋在静寂的夜中,飘散于校园里的每个角落。

  风丝丝的割人,樱子看着我说:“你为什么总是如此忧郁呢?”

  

  听到这句话,我的心隐隐的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涌动着诸多话语却又不知如何作答,于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寒气阵阵袭来,我敞开的衣襟一次次要猛烈地脱离我的躯体。

  脸,冰凉冰凉的 一时间感觉血液正在被什么东西往外抽离。

  樱子走到我跟前,默默的为我拉上拉链,然后从自己脖子上取下蓝围巾,围在我的脖颈上,然后整好衣领。我面无表情的看她做完这一切,看见她狡黠的冲我笑。

  随我硬邦邦的说了句:“明天还你。”

  樱子悄悄地陪我站着,好久。她说:“这条围巾本来就是打算送给你的,怕你不要,所以没敢给你。现在好了,终于在正当的时机送出去了。”

  

  我听着心里怪舒服的,可转念一想,就这样被小丫头算计,多没面子。于是,将蓝围巾解下来对着樱子淡淡地一笑。

  时间在那一刻停驻。我已习惯用自己的思维来做事情。我想着如果樱子如往常一样拿出百折不挠、不依不饶来,我推辞再三,我极不情愿但还是会接受。

  如果她拼命跺脚,大骂我虚伪,装腔作势,我亦会从她手中接过来,夸张的搭在肩膀上。

  可是,她只是站着,不说一句话了。

  周围的笑声清澈响亮的冲过来,我看见樱子打了一个寒噤,并且传染了我。我像是自言自语,欢笑的是别人,热闹的是别人,这一切与我何干。

  樱子又看了我一眼,神色默然的说:“你是一个忧郁的人,骨子里异常强大的固执和与生滋生的保守是任何人也搅扰不了的吗?”

  冷风呼呼地吹着,我看见樱子黑色的长发一路飞散开来,棕黑色的瞳孔异常的美丽。

  

  若干年前,我爱过一个女孩。我看着樱子,一脸平静地说。她有异常美丽的瞳孔,眼眸里总是注满了水。很清澈,很透亮。

  她喜欢雨,每个下雨的日子,我总是站在街上,看着她从人行街道上来来去去,走到我视线之外,又走进我的视线,被雨淋个透后钻进我撑开守侯许久的伞下,朝我调皮的笑着。头发上小小的水珠,光亮,晶莹。

  我会用厚实的手掌,捏捏她湿的滴水的发梢,望着她的笑脸,一脸无奈。

  我们之间没有过多的话语,无事的时候,她总是静悄悄的陪在我的身旁。高中毕业的那个冬天,我们天天在寒冷的夜风中看星星,看月亮。

  风,带着空灵的气息,从高高的校园外吹进来,我们坐在操场高高的台阶上,彼此抬着头望着浩瀚的夜空。她总是穿的很单薄,使原本瘦弱的身躯显得异常可怜。

  那个时候,我会脱下自己的外套,她却会挣扎着跑开。

  我是一个冷漠的人,说到这一句时。我和樱子的目光相撞了,我看见她眸光里有闪亮的星光,很快地她背过脸去。

  我从口袋里掏出烟来,点燃。烟雾淡淡地环绕在我的身旁,忽地又被风吞噬了。淡淡地火光很努力地跳跃着,在异常活跃的空气中显得过于可怜。

  下着大雪的一天,那是正月初,快过情人节了。我躲在屋子里花了两天工夫编织了一条围巾,也是蓝色柔和的月蓝色。我打算亲自给她围上,并在心里设想她一脸的笑意。在这之前,我从没给她暗示过什么或表露过什么。

  她是有点大大咧咧的女孩,在我面前则是温柔安静的。而我,只是和她同桌的缘故。我不爱说话,从小就散漫,冷眼旁观一切人和事。从不主动要求她做什么。每次都是她央求我,让我充分满足大男子主义的虚荣后,仍装作不心甘情愿的样子。

  可是,当我凭着她描述给我的模样,找到她家时去被邻居告知,年底已搬家,不知去处。

  “那后来呢?”樱子看着我沉默许久,问。

  后来,开学,她没到校。临毕业的时候,收到一封她的信。她已嫁为人妻,对方比她大十岁,结过婚有小孩。

  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身前身后的雪洁白无暇,在月光的映射间渗透出大片大片幽深的蓝色。

  她在信中说,她父亲在她上高一时就患了重病。在她上高二时去世,家里负债很多。后来有一个好心人给她做媒,可以替她家还债。她答应了,只有一个要求,等她上完高三。

  “后来她没有上完是吧,”樱子说。我点点头。“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也不知道。”

  有更大更寒的风猛烈的吹过来,我眼中有一股灼热的气流慢慢在脸上刺痛起来。

  樱子忽然黯然的说:“我知道为什么,现在终于知道了。”

  “多么美丽奢华的美,终究又是个梦,一梦在梦也不会是真实的,不如早点醒。”

  我转过头望望樱子,眼神中或多或少掠过丝丝感伤。让我觉得她平静温和的表达只是让我有短暂的视觉模糊,不清醒的感觉像一双无情的手正在蒙上我的心。

  月亮圆圆的,有耀眼的光。

  我和樱子并肩走在校园的石板上。

  身后有更大的欢笑声传过来。像她们手中一次次拿着扔过来的雪球。

  我看见溅起的冰凉的碎沫儿,伏上我的脸,靠近我的脸。让我更真切的看见雪在晶亮亮的时候在月光下欢笑着伤感的眼神。

  我们静静的走着,听得见的只剩下脚步声。忽的,樱子停住了脚。我已超过她几步,看见她停在楼群间的身影。瘦小,单薄,像极了她。

  只见樱子走两步向前,掂起脚尖又将围巾给我系上,整好,扶起我的衣领。她的小手停在我冰凉的耳朵上。

  我愣了一下,她爽朗的笑着“你的耳朵好软,我妈妈说耳朵软的男人是上等男人。”

  我终于被她逗乐了。“为什么?”

  “怕老婆呀。”我听了笑得更大声了。

  见我这样笑,樱子呆呆的看我,闪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

  “真希望一直这样看着你笑,就这样看着你笑一辈子,然后老去,没了牙齿,仍有你现在嘴角的笑意。别动,就这种。”

  我忍不住,用手抚摸她的脸颊,冰凉冰凉的。

  “有些事情是可以遗忘的,有些事情是可以纪念的,有些时候能够心甘情愿,有些事情一直无能为力。”

  我想起这一段话,不由心又一阵遗憾,我的心也许是坚硬的,所以一些柔软的东西才无法触及。一些事情很纯粹,但我的冷漠过于强大,只能心疼的摧毁。

  “走吧,我送你回去。”我转身。眼中有很多月光的影子飞溅开来,溅落在我的身旁,飞散在寒夜的冷风中,随流淌的夜色任意肆虐。

  我听见樱子细碎的脚步声,在我的身后。于是心里暗自说,我不可以遗忘许多。现实中无能为力的事,与其轻描淡写,不如永远空白,洁净如雪。 (写于2006年)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