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频道
现代诗歌古词风韵同题诗歌禅心诗意谈诗论道儿童诗歌爱情诗歌原创歌词
散文频道
原创美文乡土夜话都市情感拟物抒情写人记事新散文
中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中篇小说童话寓言传奇故事创作杂谈文学评论
长篇小说
现代小说爱情小说青春校园都市言情故事新编微型小说
杂文评论
不吐不快社会万象作家作品百家杂谈文学批评电影评论
思想随笔
散文随笔读书笔记抒情散文思想随笔人生百味感悟生活
书画长廊
国画天地书法作品名家风采创新园地书画杂谈创作日志
工艺展厅
民间雕塑手工艺鉴赏瓷器玉石设计作品传统工艺手工制作英文句子个性手写
小作家频道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高考作文优秀作文
发表

水云魅影丨让心轻飞扬

作者:水云魅影  发表时间:2017-05-07
  让心轻飞扬 文/水云魅影

  依然是深秋的傍晚,天空有风,日子在我空空洞洞的双眼回转之间,无声无息的流逝着。看不清阳光的色彩,太阳过于锐利,抓不住风的行踪,空气过于剧烈。没有风吹,我已经习惯了迷惘;丢失了阳光,感觉和往常也丝毫无异。

  看一眼贝儿,他安详的睡着,呼吸均匀。天空中还是有淡淡的风吹过来,夕阳坠落天际的当下,我应该和你相互依偎着,看那溅出的满天星辰。我悄悄的叹口气,轻轻的将贝儿的手放进被子里。夕阳坠落天际的时候原来还会留一抹浓重的残阳,鲜明,孤单的像一道伤口。

  贝儿,睡的无知无觉,田尚,你告诉我,我怎样才能让贝儿渐渐的长大中,生长的健康,生活的快乐。

  贝儿来的时候,你早就走了。我还未来得及仔细观望那个你成长的城市,我就动身离开了。家里的东西,都回到了该回的位置。你工作的地方我也去过了,拿回那些剩余无用的一堆图纸,一些无用的东西。可我仿佛看见了你的血迹。

  你的母亲恶劣的语言,没有因为你的离开而有所收敛,而且是变本加厉。我忍住眼泪,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只能走。那个时候,我不知道我已经有了贝儿,坐在火车上我只是感觉恶心的厉害,干呕了一路。我无处可去。下车就去医院,那说我们的贝儿已经4个月了。我欣喜的不知如何是好。我知道,我突然不适应你不在的日子,从小到大,只有你让我体会到无微不至的幸福。你走了,我很不适应。没想到你留了礼物。

  我的母亲是个苦命的女人,过早没了父亲,更苦命的是她在中年也没了丈夫。在21岁那年,我和母亲争吵,母亲跟着别人走了,我站在凛冽的风中哭,然后遇见了你。很遗憾的是,我以为自己只是和母亲一样是个苦命的女人,但也如你母亲所言,是个不祥的女人。惊人相似的历史上演了。

  你不知道,贝儿成长的这三年,我不断的搬家,搬的心烦意乱。我受不了那些好心或者无意人探听的语气,刚开始面带微笑,终于失去耐心。我只能选择一次一次的逃离。真的,是我太脆弱。我一次次想起你鼓励我的话,不要在乎别人怎么看,重要的是让自己舒服。我也是一次次告诉自己的。可好心的婆婆们实在太多了。

  他们都说,你太有才华,走的可惜。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听人说,你出了事故,在建筑工地上当场死亡。对于一个已经不在的人,多少赞美和恭维都的不显得累赘和多余的。建筑工程队长说了许多,太多太多的人都说了你的许多的好。但是对于事情的真相却没有一个人告诉我。有一回看电视我看见许多建筑因为建筑质量不合格而引发事故,于是就设想是不是你因为发现了什么,而招来了不幸。

  我想起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偷梁换柱的事情每天都在上演,因为各种利益的驱使,许多人放弃了原则,背弃了良心,抛却了道德,忘掉了规则。可惜,这只是我的猜测,即使是事实,你也不会站在我的面前。世界上我们这样的小人物太多太多,每天死去几千也不会引发什么样的思考,引发更多人关注,甚至连个疑问号也不会有的。

  你曾说,让我来温情的看待生活。每个人都有遵从内心好好活。我听了你的话,逐渐的让自己温情起来,因为,我的贝儿要健康的生长,我不想让他如我一样,总是充满忧伤,心有阴暗。是的,我是有阴暗的,从来无法正视阳光,即使是好心人的关照,我也恐惧不安。许多人看着我这个年轻的女人,长相不丑,成天面布麻衣,白球鞋,走在街上不跟任何人搭讪,走到那里都紧紧抱个孩子。

  我看到这个世界在一夜之间,变得荒芜。所有人眼里口里只有钱,到处都在谈钱。你妈妈也曾对我谈钱,只有钱才能活命,钱能买来粮食,钱能买得起房子。而不是如我这样游手好闲要依靠她的儿子。果然,被她说中,因为一直以来,我都是居无定所。

  我曾经无数次站在孤独的街角,望着高高的建筑群渴望它瞬间坍塌。有的时候也想,让随便那辆疾驰的汽车,彻底的从我周身经过。可是,我没有勇气。我不知道,如果我真的去找你,是不是真的,就能如愿和你相遇。还好,最终我走过来了。而今,也能在明丽的阳光下行走。

  贝儿,不知何时已经醒来。乖乖的躺在床上,我回头看到他时,他也在呆呆的看着我。他不爱说话,这是我最害怕的,怕我自身的孤独遗传,让他陷入幽深的阴郁也伴其一生。你的母亲不知道从那里打听到我的消息,给我说了许多的好听话。她的目的很清楚,就是想把孩子要过去。我还年轻,应该寻找新的生活,干吗要让活人活在死人的世界里。

  这样的话,作为一个母亲来说,简直是太残忍。可是,是为我一心一意。我的母亲也是一心一意为我的,想让我找一个认认真真的男人,依傍着过一辈子。我知道当母亲的都不容易,我也知道我的母亲,在那样无助的情况下都不曾低头向谁屈服过,我佩服她,尊敬她。可是她最终跟着另一个男人走了,据说是那个男人的资产够我出好几百部小说,我的母亲就此屈服了,不过她的屈服被我看低,从此看得很低很低。

  而今,我已经完全成长了,在陪伴着贝儿。生活是如弹簧一样的,在你最弱小无力的时候,它往往很强大,一旦你强硬着积极争取时,它就会逐渐趋于弱力。我曾经噤若寒蝉,老是不自觉抵御外界,根本不管在我周围是重力,还是浮力。我习惯拒绝,习惯抵挡,现在想想真的是自己太敏感了,也过于紧张了。生活自然会随心顺意,我又何必害怕和在乎别人的眼光度量我自己。

  “每一个怨恨,对抗和报复,都可能是地狱,而每一个宽容,释怀和超越,都可能是天堂。”贝儿,妈妈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妈妈想上天堂,因为那里有你的爸爸,我知道他应该是在那里等我的。至于那个你理所应当叫奶奶的人,我会和她和睦相处的,生活一定是要妥协的,可是这样的妥协能够让一个妈妈的心,轻快一些飞翔。

  田尚,你说,我说的对吗?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