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频道
现代诗歌古词风韵同题诗歌禅心诗意谈诗论道儿童诗歌爱情诗歌原创歌词
散文频道
原创美文乡土夜话都市情感拟物抒情写人记事新散文
中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中篇小说童话寓言传奇故事创作杂谈文学评论
长篇小说
现代小说爱情小说青春校园都市言情故事新编微型小说
杂文评论
不吐不快社会万象作家作品百家杂谈文学批评电影评论
思想随笔
散文随笔读书笔记抒情散文思想随笔人生百味感悟生活
书画长廊
国画天地书法作品名家风采创新园地书画杂谈创作日志
工艺展厅
民间雕塑手工艺鉴赏瓷器玉石设计作品传统工艺手工制作英文句子个性手写
小作家频道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高考作文优秀作文
发表

水云魅影丨光明的微笑

作者:水云魅影  发表时间:2017-05-07
  光明的微笑

  文/水云魅影

  知道浩然结婚的消息,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年。当我坐在电脑前打开邮箱,想要重新整理心绪的时候,我知道自己原来还是痛了。生命中脆弱的部位终于被剥离开来,我看见光滑的皮肤,一寸寸皴裂开,慢慢的展开鲜红的嫩肉,像一个美丽的花瓣,鲜亮,耀眼。

  半年前,在我要离开B城的时候,浩然说:“等我回来”。

  我淡然的笑,我回来,等到的是这个。

  向未正打听浩然的准夫人,未正,望我一眼,张了张嘴,下定决心似的说:“别问了吧”。越是这样越想知道,在我软硬兼施的时候,未正忽然收起了嬉皮笑脸。我顺着未正的眼,看见身后的浩然。空气忽然粘稠了,我方才嬉笑的神情也陷在粘稠中,欲罢不能。

  夜里的风,暖暖的吹着。走过一条街,我依旧保持着微笑的面容。未正说:“为什么不当面问他,这种事情当事人等容易说清楚。”我笑:“有些软弱往往看见某些人就强硬起来了。”未正说:“这个世界上的事情真的很可笑。”我说:“恩。”脑海里闪的是浩然躲闪的目光。未正说:“家美,”我站定。望着他,看见他的长头发微微的飘起来,笑着说:“是夏士莲的香味。”未正叹口气,说:“浩然的娶的是亚汇”。空气中的风忽然打了个趔趄,我的笑也重重的打了个感叹号。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满脑子都是亚汇。

  “家美,你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人”

  “家美,我想你了,没你在,空落落的。”

  “家美,你成了家,一定得我准备一间屋子。”

  “家美,到时候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城市,住在对门,我天天去你家蹭饭。”想着想着,掉下眼泪来。

  时间可以回到一年前,一切都是很平静的发展。亚汇和我毕业都留在B城,她凭借能说会道的不烂之舌,到一家企业做销售,业绩一直很好,并且很快做了代理。而我依旧畏缩在自己的小窝里,写我的文字,做自己的文学梦。未正一直说,亚汇很聪明,也说精于算计,做他的朋友也要小心。亚汇那个时候,总是得意的搂着我大声笑。没事的时候,我会和亚汇躺在床上设想,如果同时爱上一个男人,会怎么样。我就会说,那就共同生活,用一张大大的床来包容我们三个。谁料,设想的别具一格真的来临,我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那天,浩然,下班异常的早。帮我洗了大堆的衣物,精心的做好晚饭。

  “家美,我离不开你。”我笑的咯咯的:“知道,知道”。“我们好了两年了吧”。“两年又一月”,我纠正。“我们能结婚吗?”“我打断他,结婚,不好,我觉得萨特的爱情很不错,和波伏娃就那样生活一辈子,挺好的。”“可是,我妈妈想抱孙子,都想疯了,你知道我家三代单传……”我就是笑,心里想,我才不要做标准的家庭主妇,挺大肚子,蓬头垢面,下班就像救火一样往佳丽赶,成天成天唠唠叨叨。

  也就是那天吃完饭,我接到A城一个同学的电话,让我去看一下,他那里有一个童话栏目,我是否能帮忙做一下。我匆匆收拾一下就走了。

  从来没认认真真的想过同样一个人的感情在两个朋友之间转换,设想总是随意的有胡说的调侃。可是真的落在现实里,我还是觉得有点深重。

  和未正谈及。未正说:“其实,还是你自己策划的游戏,偏要三个人在一起呆。”我有些不明白,“我对亚汇不好吗,我从来没有私心。”“错,就错在你对谁都是没原则的好,你的没原则,让浩然觉得无望,选择放弃;你的没原则,让亚汇觉得坦然,选择背叛。”我依旧不明白,但是不在追究。“看见了吧,这就是你对待事情的态度,从我认识你到现在,还是一点都没改变,只是知道退让,一味的逃避。”我愣愣的,半天不知道说什么。然后小声的说:“我就是有点想不通?”好久未正叹口气:“情感很多的时候转换起来是不讲情谊,更无道德可言。”我说:“这是我的劫数。一些东西守不住就表示真的不属于自己了。”

  不知道心碎的时候,假如正好赶上严冬的金属器皿会是什么样子,假如上面热量足够,会有热气散开,只是不知道沾在器皿上的那一刻,它会颤栗着知道什么叫疼痛吗?

  浩然曾经几次在半夜打电话过来。我看着熟悉的号码,只是按下消音键,看着屏幕一闪一闪亮在黑暗中,照着我闷沉沉的心。我在心底告诉自己,让我将已经打磨好的璞玉,转交给你,从此他带走你,摧毁我们貌似坚固的友谊。多么可笑,想想也真的够为难亚汇,一直爱着我的男友,而我却总是向她兜售我难以抑制的幸福感。

  打电话告诉未正,我要离开B城。这个曾经给了我快乐和喜悦的城市,也让我在一时间失掉了爱情和友谊。未正说我又要逃跑了,是的,我要逃离这儿,到另外与此无关的地方去。依旧畏缩着做自己的文字梦。相信岁月会抚平一切,我亦会宠辱不惊,对于一些既成的事实,我们只是需要看到这个事实的结果,至于这中间的过程仔细追究,本身已经没有了意义。

  一些放弃,成就不朽。我知道,我需要的只是光明的微笑。(写于2007年)

  水云魅影:资深策划 文学网主编 影视撰稿人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