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频道
现代诗歌古词风韵同题诗歌禅心诗意谈诗论道儿童诗歌爱情诗歌原创歌词
散文频道
原创美文乡土夜话都市情感拟物抒情写人记事新散文
中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中篇小说童话寓言传奇故事创作杂谈文学评论
长篇小说
现代小说爱情小说青春校园都市言情故事新编微型小说
杂文评论
不吐不快社会万象作家作品百家杂谈文学批评电影评论
思想随笔
散文随笔读书笔记抒情散文思想随笔人生百味感悟生活
书画长廊
国画天地书法作品名家风采创新园地书画杂谈创作日志
工艺展厅
民间雕塑手工艺鉴赏瓷器玉石设计作品传统工艺手工制作英文句子个性手写
小作家频道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高考作文优秀作文
发表

我们这个时代的经典叙事

作者:qianmo2014  发表时间:2017-04-20

 

6.png

 

天下流氓,大抵分为两类:一类是看起来很像流氓的流氓;一类是看起来很不像流氓的流氓。前者往往是恨不能在自己额头上刻一行字:我是流氓我怕谁!豪气得很。可究其行径,气象就显得寒酸了:无非就是想凭着瞪圆的双眼、钵儿大的拳头和一身迸着邪气的肌肉,唬住良善之辈,好满足老子天下第一的虚妄心理,捎带着谋取些散碎的银两;等而下之者,也无非是在人堆里摸人家妇女的屁股,绺哪个倒霉蛋的钱包,要不就在僻静处劫个财呀色呀的,为害也就那么一点,流毒也不广,因之落了个雅称:小流氓。倒是看起来很不像流氓的流氓,才值得刮目相看呢!人家说起话来,满嘴都是仁义,表情很是凛然,浑身都冒着正气,一副君子样,可人家有黑墨水瓶一般的心肠,还有挥到处寸草不生的一双辣手,这就够了,得时运者,大可谋取天下,小可成一方诸侯,最不济者,也能混顶帽子,混一方供自己提袍甩袖吹胡子瞪眼的舞台。自然,没人敢雅称人家"小流氓"。称他们"伪君子"也实在有污蔑之嫌,也不足以涵概其行状。那该叫什么呢?他们怎么也得有个雅号呀,要不然怎么对得起人家的煌煌业绩?诸位看官,倘想好了,告在下一声,有打赏的。

 

对一片水面的态度

假如山野间还有一方好大的水面未被开发, 城市来的旅游者发现了,一定会像发现新大陆一般,兴奋地狂喊乱叫一气,然后,拿出照相机“咔嚓咔嚓”用镜头胡乱“裁剪”一阵子,心里嘀咕,要是把这些天然未雕饰的美景发到微信微博里,一定会引来无数个""?诗人们看到了,一定会眼前一亮,心头一亮,诗兴大发:"江山如此多娇""天光云影共徘徊""诗意地栖居"等等语句轮番在唇齿间掠过,然后心头狂想:设若在此结草为庐,再觅一世间绝色女子,红袖添香夜读书,岂不快哉?落魄的人看到了,心里定会沉吟:这倒是个归隐的好地方,兴致来了,钓钓鱼,还都是原生态的鱼;再置办一套茶具,用这儿纯天然的山泉水煮茶,一定别有一番风味吧……随后,郁闷地转悠一阵子,呆坐一阵子,思量着下一步如何才能给自己创造东山再起的机会。悲观厌世者看到了,心中会戚戚然想:这地方倒适合自杀。然后枯坐在水边,看水鸟在水面上嬉游,或者翩翩飞舞,设想着假如自己投水自杀,用不了几天,尸身肯定会被野鱼啃成一副骷髅架子,太惨!终归让人心有不甘啊!情种看到了,会欣欣然想:这地方好!可以幽会,可以野合,可以殉情——真的,倒很适合殉情,自有一种凄艳和唯美。农民看到了,心里边会嘀咕:这地方要是用来养鱼,一定会挣不少钱吧?但也只是念头一闪罢了,他们从来不相信好运会落到自己头上:如果这地方能养鱼,早被有头有脸的人抢占了,还能轮到自己?有头脑的商人看到了,一项战略性规划就会立即在脑中成形:周围再圈几百亩地,种上花呀树呀草呀的,建个高尔夫球场,再建个游泳池,再建座餐饮烧烤城,再建座度假村,跟这儿连成一片,一个一次投资,永久收益的原生态体验式旅游项目就诞生了。前景乐观一点,说不定还会诞生一座新城……官员看到了,即刻吩咐秘书:回去查一查这个地方的历史,看看是不是跟哪个历史名人有关;嗯,还有,回头跟秘书科招呼一声,给这一片水面起一个名字,你们不妨多起几个,最后由我来定夺。嗯,还有……这样说着,心中已经盘算开了:把这一片周围的土地全征用了,涉及的村落该拆的拆,该迁的迁。然后,打造成一个集休闲、健身、旅游、养生为一体的高档娱乐新城,以带动本区域文化旅游事业的跨越式发展……

 

一样的面孔

    又是一座历史文化气息稀薄的城市,稀薄到了几乎看不到它的源头和来路!又是一座地域文化特色稀薄的城市,稀薄到了如果不看街边牌匾上的地名,就不知身在何处的地步!走遍中国,到处都能碰到这样的城市:高低错落仿佛积木搭成的楼房,闪闪烁烁的霓虹灯,规整直溜的街道,看不出历史纵深的行道树木,过度修剪的绿篱和街心花园,数不清的车辆眨着诡异的眼睛在街上缓缓流动,小巷道里挤满了热火朝天的烧烤餐饮摊点,超级市场明亮的灯火里密密层层的商品闪着魅惑的色彩,发廊、洗脚屋的暧昧灯火下坐着些暧昧的女子,阴暗角落里有人在制造着可疑的动静,街口有穿着白褂子的男人在红彤彤的炉火上颠着勺儿炒米粉,广场上有一群大妈扭动身子踩着广场舞曲的鼓点,不知谁和谁在远处吵架的锐声划破城市光雾腾腾的夜空。若到了街市热闹处,人影幢幢复人影幢幢,显见得中国从来不缺人,无数电喇叭此起彼落嘶叫着"比牛皮还牛的皮带泡菜咸鸭蛋买一送一购物有奖跳楼大甩卖……",城管的警灯和城管的驱逐声一个灼人眼一个刺人耳,新疆服饰的在卖巴达木杏肉干葡萄干,藏民装扮的在卖犀牛角豹子胆老虎鞭,台湾烤香肠海南烤鱿鱼麻辣串串香……一切都似曾相识,一切都大同小异。这座城市不过是那座城市的复制品,那座城市不过是另一座城市的抄袭者,另一座城市又不知仿照了哪一座城市,千人一面,千城一面,不但同质而且同构,就是“错把他乡当故乡”又如何?

   不禁要问,是什么让城市变得如此平庸、如此匮乏、如此刻板、如此无趣呢?

 

面目模糊的古镇

    地方志上白纸黑字记载的,这儿是一座古镇。千百年来,一代又一代先民在这儿活生生演绎着《清明上河图》里的市井生活,也一次又一次经受了血与火的洗礼,更衍生了数不清的故事和传说在历史的烟尘中明灭闪烁,可如今,这儿,来自岁月深处的气息己经稀薄得不能再稀薄了!换句话说,这又是一座找不到来路已致于面目模糊的小镇。在时下的中国,走遍南北东西,这样的小镇遍地都是。街边,是以"开发""建设"的名义,胡乱用积木似的方块拼凑的两长溜儿小楼, 不但没品没相,而且面目相当可憎,一看就知道,是拿着别人的地图,走着自己的路。还有广告牌。广告牌层层叠叠,广告牌扑天盖地。各种风格各种规格各种色调,竞相争夺人的眼球,也竞相放送着商品时代特有的某种气息。还有声浪,也动荡翻涌着,灌满了小楼夹峙的街道,电嗽叭招徕顾客的锐响混着音响播出的哥哥妹妹"你侬我侬",人的七十嘴八十舌发出的声响,反倒为电声衬了底子。典型的高科技时代的市井涛声,多了某种尖锐冰冷的东西,少了某种温馨浪漫的情调。做为一座古镇,这儿该有的那种古朴的风貌和情趣呢?显不出来,也踪迹难寻。或许,走访一下做为历史文化遗存的庙宇,说不定还能触摸到古镇的某些历史气息吧?也让人大失所望。显赫处的庙宇,都是近些年重新翻修的,一例的仿古建筑,歇山重檐,雕梁画栋,富丽堂皇,却总给人似是而非的感觉,细究其因,不仅是因为少了那种经了风雨的沧桑感,关键还是少了先祖们在慢岁月里慢雕凿出的那种精致、精到和精美。也许最为恶俗的,还是请了来路不明的哪路神明,煞有介事地供俸在庙堂中央,煞有介事地对外宣称此地本是"xx故里"什么的,跟全国好多地方争抢着那路神明头顶的光环,倒让本镇的历史凭空地添了一丝虚妄怪诞的色彩……

 

集镇印象

   满街道都是造型怪异的楼房,造型怪异的楼房上层层叠叠挂着各色广告牌,各色广告牌下是卖各种玩艺儿的店舖,卖各种玩艺儿的店铺门洞里电喇叭在声嘶力竭地招揽着顾客,声嘶力竭地招揽着顾客的电喇叭制造的声响密匝匝汇成一片波浪涛天的海洋,波浪涛天的海洋里沉浮着各色人等,各色人等无一例外显得急吼吼的,急吼吼地穿梭在堆成山的商品中间,堆成山的商品中间各种有名堂没名堂的"大牌""名牌"晃着人的眼晴,晃着人的眼睛的还有旁人眼里迸射的狡黠的目光,狡黠的目光无数道同狐疑的目光无数道交织在一起,交织在一起的还有傻子样的精明卖家和聪明人似的傻子顾客一一大家一起来博傻,博傻似的暧昧笑容,博傻似的讨价还价,博傻似的对阵交手,博傻似的嬉笑嗔骂,一切的一切,汇成了强大的商业社会的气息,商业社会的气息让一切都变得似是而非起来……

 

那些被遗忘的大树

   在乡间,已经很难见到那些参天的合抱之木了。可以想见,它们曾在祖辈的天空下摇曳着伟岸的身姿,为祖辈们擦亮了漫天的星辰,指引着祖辈们回家的路;它们曾覆盖着一座座乡村的宁静与安祥,目睹着一个个王朝的兴衰和更替,俯察着一个个生命的荣辱沉浮与风雨艰辛;它们千百年如一日,把自己屹立成一个个传奇和精灵,吸收着天地日月的精华,福荫着祖祖辈辈温暖的梦乡……可如今,它们竟然踪迹难寻。能想象得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人们以花样繁多的理由,打着形形色色的旗号,竟对它们刀斧相向,在它们惊天动地的呻唤声中,把它们放倒在地。然后,又有无数把刀锯斧凿零迟着它们,竟让无数个它们的伟岸之躯变成了一个个一把把一扇扇一通通人们心仪的物件,甚或,是细碎的薪柴。做这些事儿时,人们总是心安理得,足够的气定神闲。

   

   因此,我常常在想,有些时侯,人们总是在很认真地割断着自己与过往岁月的脐带,然后,遗忘。故而,上下几千年的人类史免不了就显得瘦硬、瘠贫和荒凉。从这个角度上说,更多的过往和史实是不是应该存在于人们的遗忘中?

 

作者:赵永武  青年学者  著名作家

 

美文.分享

人喜欢

没有了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